德联资本首谈医疗投资逻辑:专注技术驱动 坚持价值投资
2018-05-30 11:32:47 
医疗投资领域的“新锐”,一系列知名药企和器械商的幕后推手。
 
文/大健康参考 李秀芝
 
5月16日,医疗器械公司启明医疗宣布完成新一轮战略融资,投资方为前KKR全球合伙人刘海峰创办的德弘资本。此前,启明医疗还先后获得过启明创投、红杉资本、高盛集团等知名机构的投资。但在早期,启明医疗背后的投资方还有一家:德联资本。
 
德联资本创立于2011年,同年募集了第一期基金,现在有三期基金,还管理着一些专项基金。除医疗健康之外,德联还关注高端制造、前沿科技以及军民融合等领域。
 
这是一家低调的投资机构:进入医疗健康领域4年,先后投资了10余个项目,但还是第一次在媒体面前谈他们的医健投资逻辑;这也是一家有特色的投资机构,专注于技术驱动,坚持研究先行,他们说“宁可错过、不能做错”。
 
近日,大健康参考(微信公众号ID:dajiankangcankao)对德联资本分管医健领域的合伙人姜阳之和负责医药投资的副总裁赵国宝进行了专访,聊了聊他们在行业观察、投资逻辑、投后管理等方面的经验和心得。
 
 
(图左为姜阳之,图右为赵国宝)
  
以下为采访对话节选,经大健康参考编辑整理:
 
大健康参考: 2014年开始关注医健领域,是看到了什么趋势吗?
 
姜阳之:德联一直关注大行业、刚需、高天花板的项目。2012年底,中国面临的一个宏观形势是IPO关闸(大健康参考注:自1994年以来,这是第8次A股暂停企业IPO,持续到2014年1月)。在这个背景下,投资机构需要重新梳理投资逻辑,重点选择一些交易规模大、市场前景比较好的行业。医疗领域的GDP增速比较快,在过去几年是全国GDP的两倍。同时,医疗改革进入攻坚阶段,国家相关部门也陆续推出很多鼓励政策,出现了一些结构性机会。
 
大健康参考:你们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是怎么着手的?
 
姜阳之:我是德联第一个看医疗健康领域的投资人,本身不是医疗背景出身,先从医疗器械开始看。相对于其他细分领域,医疗器械交叉的技术比较多,对专科的背景要求不是那么强。随着团队壮大,国宝2015年过来之后,开始关注医药。之后,我们又过来两三位生物学和医学的博士。
 
大健康参考:为什么定位做技术驱动的投资?
 
姜阳之:首先,整个大行业的几次工业革命都是技术驱动,包括蒸汽机、电力技术、计算机技术等。医疗行业也是如此,目前的精准医疗、细胞免疫、微创治疗、智能诊断等技术,都将是推动行业进步的生产力。其次,德联也有关注高端制造、前沿科技的团队,在数据、硬件等方面也有了很好的协同。
 
大健康参考:你们对模式创新的理解是什么?
 
姜阳之:相比技术创新,模式创新的产业链和生态很复杂,这里面的影响因素非常多,使得决策逻辑也是多维的,这意味着风险高。而且,模式创新的项目更依赖于人。虽然我们已经创立7年,投资的经验和阅历还算小有积累,但“看人”对任何投资人来说,都要不断学习。
 
赵国宝:项目最终是否能成功,人、环境、市场、政策都要考虑。但对于技术创新型项目来说,核心的判断维度很少。比如说,我们投的医药大部分还是早期为主,投资逻辑就是看他们的产品能不能做成。而且,投资技术创新领域,更能体现出投资机构对社会的价值。
 
大健康参考:最近可能有一波更偏模式创新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上市,德联没投他们,会不会有遗憾?
 
姜阳之:遗憾倒也没有。德联内部对投资的态度是“宁可错过,不要做错”。我们早期看过一些互联网医疗项目,觉得他们更多定位在“互联网+医疗”。比如线上轻问诊,看不了病。现在看来,互联网医疗进入下半场,特别是以流量为入口的形成。互联网医疗再往后发展,肯定会形成大数据。我们已经在布局数据类公司了,去年投资了智能影像处理公司图玛深维。
 
大健康参考:德联如何挑出真正有价值的公司?
 
姜阳之:截至到目前,我们投了10余个医疗项目,其中包括4个医药、4个器械、几个医疗服务,大部分都获得了下一轮融资。
 
赵国宝:我先说下医药投资。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医疗市场,仅次于美国。但它并不一个强国。中国很多上市药企的销售额并不大,也没有太多走出国门。
 
另一方面,中国的医保支出压力很大。降低医保支出最好的办法,是提升社保资金的使用效率,即把有限的钱放在更有效的产品上。因此中国仿制药和创新药都存在机会。这是区别于美国的特点。美国医药市场很成熟,留给仿制药的机会很小,只能去做创新药。
 
中国的仿制药既有一致性评价(大健康参考注:出自2012年初颁布的《国家药品安全“十二五”规划》,要求仿制药的质量和疗效与原研药一致)政策,国务院也在鼓励用高质量的仿制药来替代国外的产品。此外,近年海归人才的回流现象也很明显。在2008年开始的 “千人计划”下,实际回国的人才都近万了,他们中有接近1/3从事生命科学相关的职业。我觉得,中国的医药市场将面临结构性调整,会由仿制药大国到强国的必经之路。当然,要想具有国际化竞争力,还得再做出创新药。
 
我们在仿制药和创新药领域都会布局一些有高壁垒的企业,包括已经投资了的仿制药公司述康和畅溪,以及创新药公司盟科医药和OnKure Therapeutics。所谓高壁垒,拿述康来说,它专注于儿童使用的特殊剂型如混悬液等产品的开发,是国内唯一一家专注于此类药物开发的企业。儿童用药的现状是,它与成人用药成分没有差别。但其实它的剂型、口味,比成人药要求更高,因此对企业本身的研发实力要求也更高。
 
姜阳之:医疗器械,我们投的都是一些微创的、介入类耗材公司,像启明医疗专注在介入人工心脏瓣膜系统的开发及产业化。围绕心脏,我们又投了其他项目如Mitralign和琅达医疗。前者是全球唯一同时拥有二尖瓣及三尖瓣微创修复器械的公司,后者是一家心衰辅助治疗技术开发商,产品包括生理性水合海藻酸盐水凝胶、医用级海藻酸钙等。
 
技术驱动是德联主要的一条线,医疗服务也是如此。在脑外科,北京的天坛医院和上海的华山医院最出名,有“北天坛、南华山”一说,但他们接不了的、手术难度极高的患者,都被送去了我们投资的三博脑科医院(大健康参考注:首都医科大学直属的医院)。
 
大健康参考:4年投10多个医健项目,您觉得这个节奏理想吗?
 
姜阳之:这个速度肯定是慢了。我们每个人一年都得看上百个项目,现在的投资比例1-2%,往后可能会高一点。总体上,德联偏向厚积薄发。不会对一线员工有投资数量的要求,而是希望他可以对行业多些了解,投资逻辑清晰,找到合适的项目,团队交流融洽。
 
大健康参考:你们觉得德联在医疗领域的投资优势是什么?
 
姜阳之:第一,团队专业性。国宝是药学出身,在药厂、CRO(第三方临床实验外包)公司、以及其他的投资机构都工作过,其他的同事也都是生物学和医学的博士。第二,组织扁平化,合伙人还都在一线(如尽职调查),决策效率非常高。第三,我们强调技术驱动和科技投资,这本身就意味着高门槛。
 
大健康参考:你们对被投公司能提供什么帮助?
 
姜阳之:像围绕心脏方面投资的几家公司启明、Mitralign、琅达医疗,在业务上就有协同。我们还会为这些公司提供交流和学习的平台,比如我们最近举办的CEO峰会。我们对投资人的定位是 “副驾驶”,帮着创业者看大方向,提供帮助、分担压力。像畅溪的投后,包括产品立项、临床方案设计、供应链资源匹配,国宝和创业团队都有过深入探讨。
 
赵国宝:畅溪是一家做吸入给药的公司。做吸入给药的特点是,不仅做药,还要做吸入的装置。2016年4月,我们投资它的天使轮时,这家公司连办公室都没装修好,但我们还是相信它一定能做出产品。在投它之前,我们差不多花了八个月的时间做研究以及跟他们沟通和了解。在这个过程中,畅溪团队不断地做实验,推进得也不错。去年它进行了第二轮融资,接近完成的时候,它希望能有一笔钱先进来。我们作为老股东,就做了一次跟投。这一轮,他们共计融了5500万人民币。
 
我想说,当投资的项目面临资金紧张或其他困难,我们会义无反顾地给他们提供帮助,同时也可以给其他投资人增强信心。
 
大健康参考:像畅溪这样的早期项目,你们是如何接触的?
 
姜阳之:德联是研究型公司,即“瞄着打”。在关注的领域,找一些重要的标的。渠道有很多,人脉、FA、参加论坛交换名片等。
 
赵国宝:中国仿制药市场很大。有些药,外企早就没有专利了,但还是被外企主导。吸入给药也一样。我们就去找市场上想抓住这个机会的公司。在此之前,我们会看很多的文献,做很多基础性的研究,也会请教和拜访业内的专家。当我们提前做这些研究,再遇到项目之后,就会变得更敏锐。
 
大健康参考:接下来还会看什么细分领域?
 
姜阳之:医药方向我们关注创新药和有高技术门槛的仿制药;器械方面关注有科技门槛的项目,比如微创器械、医疗机器人;生物方向关注精准医疗和分子诊断,同时也关注一些新兴医疗服务,比如医保支付、AI医疗等领域。
投递商业计划书:bp@deliancap.com
地 址: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E1座1907室